• 最近,无事之际都会来几盘数独。

    初期,看到白格里的无数可能,想必就是自己思虑不周。后来,剔除去错误的数字,心中多了少许肯定。

    迂腐而言,棋法如活法,若无远见,那么不如先走清晰可见的,终结的轨迹自会呈现。
  • 以前
    所有的前景都有人同享,似乎不努力也不用忧心,因为有人给你撑着。

    现在
    努力的所有事情都在灰色地带,那个理想到底是你的还是我的。

    或许不过是个纯粹的目标,那些注入深情只是多余。

  • McFay就是無膽匪類,总對我肆無忌憚地撒野,而見著生人,如今日的鐘點工阿姨,卻維諾不堪,房門一開,就以光年的速度衝到角落裡匿藏。

  • 把肢體揉起來
    像兒童嘴裡的麻花
    把神經揉起來
    像少女頭上的辮子

    誰能在腦顱烘培出肉香
    誰就不是縈繞餿飯的蒼蠅
    當初饕餮的狼吞苦咽
    那都是腋下藏不住的鴻門宴

  • 乌鸦的喧哗
    打乱了节拍
    驱散了慰籍
    缪斯唤来的善男信女
    如惊弓之鸟
    逃之夭夭

    愉快的想像
    亦化成白